爱奇艺才被做空又爆裁员,技术研发为重灾区

admin 发布于 1分钟前 浏览:23

在视频网站的格局中,爱奇艺一直是相对激进、又相对不稳定的那一极。过去几年里,从产品创新到付费机制的探索,长视频平台屡有尝试却难言收获。而从爱奇艺近期遭遇的风波来看,更难以避免所谓的创新者窘境。

撰文/ 骆华生

编辑/ 王晓玲

中概股的流年不利,让即将迎来10周岁生日的爱奇艺置身于又一个多事之秋。

Wolfpack做空危机后,近日,又有部分网友在脉脉职言区爆出爱奇艺正在进行裁员,包含基础架构、智能平台及非主航道部门泡泡、VR奇遇、奇异果等,裁员比例分别在10%~20%,30%到50%不等。爆料还称,目前已有部分部门开始锁HC(head count),而刚成立不久的NCG(新消费事业群)裁员比例高达50%,“别问我咋知道,刚被优化”。

在视频网站的三国杀格局中,爱奇艺一直是相对激进、又相对不稳定的那一极。过去几年里,从产品创新到付费机制的探索,长视频平台屡有尝试却难言收获。而从爱奇艺近期遭遇的风波来看,更难以避免所谓的创新者窘境。

01

爱奇艺仍未对裁员消息做出公开回应。有视频行业的从业者告诉AI财经社,目前他听到的消息是,爱奇艺已就产研业务线和OTT部门进行裁撤,裁撤幅度为30%左右。其中,产研业务线是各部门的中台业务线,涵盖各个部门的产品研发人员;OTT部门则主要负责爱奇艺旗下的互联网电视应用奇异果TV的运营。

这也与脉脉的传言基本吻合,技术被传为裁撤“重灾区”,不少用户在职言区留言表示,应届生被放鸽子、offer下发终止近期不算少见,“部门裁了一半”。

而在一张标注为爱奇艺同事圈的截图内,裁员方案为要求各部门按比例交人。第一轮于该月内就要求完成,包括基础架构等核心部门及非主航道部门均有涉及,不过两者比例不同,分别为10%到20%、30%到50%。名单基本以摊派方式,每个团队每个组要按比例交人,比例不够则由上级部门在大组内按比例交人,以此类推。爆料人特别强调,这一方案是针对爱奇艺所有部门,“没有豁免”,而是否有第二轮优化要看“形势发展”,“没有动静但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AI财经社向爱奇艺发去消息核实,截至发稿时爱奇艺尚未回应。不过,从爱奇艺过往历史来看,裁员优化并不鲜见。其中最近的就是去年爱奇艺于上海分公司启动了人员优化,比例在15%到20%之间,当时爱奇艺回应称,是就绩效达标不合格进行正常的人员优化。不过,事后同样有员工在脉脉职言区爆料,当时爱奇艺是针对上海的游戏业务进行优化,在收购成都游戏公司天象互动后,便选择将该块业务重心迁往成都。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裁撤传言中已有所动作的部门,NCG消费事业群此前刚于爱奇艺网综中《潮流合伙人》完成了整体亮相,当时爱奇艺方面还表示,将利用这一系统打通内容、品牌、消费者的连贯场景,以帮助“想清楚了的节目就能赚钱”。

大凡裁员不外乎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外部压力加剧,一个是公司战略节奏出了问题。疫情很明显是个催化剂,加上瑞幸引发的中概股大崩盘,把爱奇艺陷入到被动当中。

以产品研发线为例,过去几年里虽然爱奇艺以苹果树模型为核心,向短视频、消费、金融信贷等方向延伸,但未见成功案例。如2018年推出的短视频应用锦视已经从应用商店下架,其余几款应用晃呗、纳逗、姜饼则未入Apple store排行榜,纳逗和姜饼更是已停留在去年后便不再更新。

从2018年上市开始,过去两年的爱奇艺以高频的资本动作和布局著称,包括但不仅限于收购天象互动、斥资数亿合资成立新爱体育。不过,随着会员增速到顶和APRU增长乏力,去年又撞上大环境趋冷,这几笔投资当时市场上就有不看好的声音。尤其爱奇艺本身仍处于巨额亏损,不过爱奇艺当时表示,这都是为了充实爱奇艺的“苹果树模型”,为爱奇艺能够为用户提供一站式服务做准备。

事实上,虽然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线上流量倒灌,但也有分析认为,流量聚集对于长视频网站这样的纯互联网企业,是个巨大的压力,因为多余流量的承载需要更高的带宽成本。而疫情导致剧集、综艺无法正常开拍,招商也要重谈。就在2月16日,爱奇艺还一度出现服务器崩溃。而奇异果TV则于3月16号接到禁令,要求上海、江苏、福建、江西、湖南、广东、四川及陕西七大省市广播电视局不得违规安装奇异果TV。广电总局基于IPTV市场进行规范,对于规模触顶的IPTV市场而言,将损失一大笔收入。

换句话说,疫情等不可抗力因素导致了爱奇艺将面临更高的运营维护开支和人力成本,而就在2018年年底,爱奇艺的员工数已超过了8000人,这个数字是同期优酷的两倍。而这也在Wolfpack的做空报告中被提及,认为爱奇艺通过虚构会员、变更会计记账方式掩盖了现金流的紧张。实际上,Wolfpack甚至提出,爱奇艺2019年的营收要放低27%-44%来看。而年报显示,2019年,爱奇艺亏损达到了100亿人民币。

图/视觉中国

而对于已经在线上娱乐中占据越来越重要地位的长视频网站而言,无法摆脱亏损是目前它们共同的困境。而把付费会员模式带进中国、做超级网剧,爱奇艺之所以受到这么多正面负面的关注的原因都在于,它既是模式创新的受益人,也是创新的受害者,这也正是它所面临的创新者的窘境。

02

在中国主流的视频平台中,爱奇艺一直是相对激进的独狼作风。从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到中层,都有着创业心态,这起始于百度支持上的始终相对薄弱。虽然与腾讯、优酷一样背靠互联网巨头,但百度与爱奇艺流量耦合度不高,也不像腾讯一样拥有雄厚的泛文娱资源作为支持。一个证据就是,虽然2018年招股说明书显示百度是爱奇艺的最大股东,龚宇作为创始人仅持爱奇艺的1.8%股份,但也表示爱奇艺将“独立运营”。

独立运营决定了爱奇艺对于生态和造血能力都有着相对迫切的需要。其中,《盗墓笔记》作为第一部单集破百万的网剧,同时也开启了会员付费模式在中国的可能。同时,基于长视频的增量到顶,爱奇艺以多产品矩阵留住用户时长,这就是爱奇艺的“苹果树理论”,用户可以同时在爱奇艺生态里获得电商、社区、内容等多项消费及服务。2018年爱奇艺世界大会上,龚宇就宣布了这项以投资、内部孵化、战略合作将爱奇艺打造成“线上迪士尼”的计划,“市场空间需要扩大,而且空间可能是长期的,不断能够诞生新的创新型的产品”。

不过,对于长视频网站,产品往往需要投入数月开发,而是否能够让市场买账则非产品经理所能预料。例如腾讯在短视频上曾接连开发了15款短视频应用,却无一可以狙击抖音快手。2018年,爱奇艺旗下产品泡泡因几档网综《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带量促活,而这款服务于爱奇艺社群构建的产品诞生则要追溯到2016年。而相比字节跳动、快手等APP工厂不足的是,前者本就有充足的渠道和流量入口可以引流推广新应用,而爱奇艺的核心流量有且仅有长视频一个。这就使得爱奇艺大部分开发的应用都未能取得其期待的声量。

图/视觉中国

多位行业人士曾向AI财经社表明,爱奇艺的路子对,但掣肘不少。一方面,单就线上迪士尼这条道路而言,以Amazon和字节跳动的一系列动作来看,符合互联网下半场争夺存量的竞争逻辑。不过,电商和流量巨头进入内容领域是降维打击,在内容行业“找钱”的语境下,补全内容制作上的短板相对简单;但内容行业要往其它板块延伸,并不简单,尤其是电商、游戏等硬业务的部分环节——供应链、发行等业务板块,可能是内容行业的人花钱都“很难胜任的”。

而且,长视频网站仍是众所周知的亏损行业。在中国,整个内容行业仍处于长期的市场培育阶段,用户对于内容付费的可承担成本预期极低,三家主流视频网站都需要使用联名会员、低价会员的方式拉新促活,而内容成本即使通过限薪依然居高不下,这也是为什么即使三家视频网站会员付费收入已经贡献过半,整体亏损仍在不断加大。

会员数越多,提供的内容和产品投入就要越高以满足不同需求,但与此同时,其贡献的会员收入却远未能摊薄成本。而同时,由于类字节跳动这样搅局者的出现、短视频持续PGC化,都在倒逼长视频网站领地后缩。

优化和亏损都已被视为长视频网站的标签。去年,优酷于3月底进行人事整顿。下半年,腾讯视频旗下短视频产品火锅视频团队被整体裁撤。而去年爱奇艺的亏损额是腾讯视频的3倍左右。

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腾讯视频打造的以阅文、新丽、腾讯视频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效果已经初显,通过《陈情令》、《庆余年》这两部头部IP延伸出的造星、周边售卖及单片付费模式,已经获得市场初步认可,其中腾讯视频在目前开播的所有头部剧集中都已操盘单片付费。支撑这一模式的便是腾讯视频对内容自IP开发到后期运营时各个环节深入的全把控。

图/视觉中国

而与腾讯视频步调一致的是,龚宇已在2019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将把超前点播在未来变成爱奇艺的一种常态,“对四季度和一季度对up值的影响还不是很大,但相信以后是重要的提高up值的方式”。但问题在于,腾讯卡位多个关键上游环节,而单就这一点而言,爱奇艺的“线上迪士尼”模式便缺乏有力的土壤支持。

对于将中国视频网站的竞争从YouTube模式带入到Netflix模式的爱奇艺来说,这可能就是创新所面对的代价和挑战:你将如何赤手空拳地打倒军备更良好的竞争对手?

标签:
z
给个赞 人点赞
收藏 0 人收藏

相关文章